熱門關鍵字

歌詞

錯誤回報

什麼狀況 其實不必講
反正人來人往 每個人都有傷
什麼難處 就讓他隨便滋長
反正事事無常 沒必要在夜裡翻牆

若不是真累了
怎允許讓身體漸漸的退色
我是什麼顏色
是不是我選擇的
那款狠狠的紅色

那一夜 我對著自己開了一槍
我看著自己身上的傷
然後禮貌的笑著說對不起把你弄髒
再補一槍 直到徹底毀掉我臉上的妝
直到看不見我等待的渴望
然後緩緩的 輕輕的 美麗的灑在地上


什麼狀況 其實不必講
反正人來人往 每個人都有傷
什麼難處 就讓他隨便滋長
反正事事無常 沒必要在夜裡翻牆

若不是真累了
怎允許讓身體漸漸的退色
我是什麼顏色
是不是我選擇的
那款狠狠的紅色

那一夜 我對著自己開了一槍
我看著自己身上的傷
然後禮貌的笑著說對不起把你弄髒
再補一槍 直到徹底毀掉我臉上的妝
直到看不見我等待的渴望
然後緩緩的 輕輕的 美麗的灑在地上

啊 有些話講了等於沒講
再多配合又怎樣 若你不在現場

那一夜 我對著自己開了一槍
我看著自己身上的傷
然後禮貌的笑著說對不起把你弄髒
再補一槍 直到徹底毀掉我臉上的妝
直到看不見我等待的渴望
然後緩緩的 輕輕的 美麗的灑在地上

我想我先碎了 謝謝你那麼的 安靜的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