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關鍵字

天堂口電影主題曲

舒淇

專輯介紹


文:藍祖蔚

舒淇在《天堂口》的首度亮相就是在天堂夜總會上獻唱,若能一鳴驚人,她的魅力地位就能確定,偏偏,卻滑了一大跤,問題就在她所唱的那首同名主題曲「天堂口 」。

陳奕利執導的《天堂口》雖然集結兩岸三地的紅星,包括了一位金馬影帝(劉燁),兩位金馬獎影后(舒淇和李小璐),另外還有吳彥祖、張震、楊祐寧及孫紅雷等知名影星助陣,也入選為今年威尼斯影展的閉幕片,但是卻拍得有氣無力,不成章法,相當可惜。

太多其他電影的影子,是《天堂口》的致命傷,不管是要向吳宇森的《喋血街頭》致敬,或是向李昂尼的《四海兄弟》(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取經,沒有走出自己的路,正是《天堂口》演出人格分裂的關鍵所在。

《天堂口》的劇情主線從原本在上海市郊鄉下的朱家角當船夫的阿峰(吳彥祖飾演)和小虎(楊祐寧飾演)身上展開,他們在小虎哥哥大剛(劉燁飾演)的引領下,前進上海淘金,最後卻在洪哥(孫紅雷飾演)經營的「天堂夜總會」中成為黑道爪牙,開始槍口淌血,殺人如麻的生涯,最後甚至演出兄弟相殘的悲劇。

故事不新,但是陳奕利努力創新,卻栽了不少跟斗,尤其是音樂成績。

《天堂口》的故事場景設定在上海,用音樂表現上海,理應是最便捷的方式,但是過去的音樂人對於紙醉金迷的上海早已做過無數的音樂註解,作曲家陳歌辛早在1947年就替電影《長相思》寫下了由范煙橋填詞的「夜上海」,一句:「夜上海,夜上海,你是個不夜城,華燈起,車聲響,歌舞昇平…」幾乎就替上海風情定了調,很難有人超越翻新了;一直到1979年,顧嘉煇替香港無線電視劇《上海灘》打造主題曲,才由黃霑填詞,一起寫出了膾炙人口的「上海灘」,除此之外,徐克1984年執導的《上海之夜》,也由黃霑填詞作曲,完成了三足鼎立的「晚風」主題曲,另外還有「玫瑰玫瑰我愛你」以及「魂縈舊夢」等名曲,建構了多方位的上海音樂風情。

但是,《天堂口》的主題音樂卻想徹底割裂過去,編導和作曲家把重擔交給了飾演歌女露露的舒淇。

舒淇在《天堂口》的首度亮相就是在天堂夜總會上獻唱,若能一鳴驚人,她的魅力地位就能確定,偏偏,卻滑了一大跤,問題就在她所唱的那首同名主題曲「天堂口 」。

這首歌是由詞曲作家梁翹柏及李琢雄合力編寫的,濃妝豔抹的舒淇舞著蛇腰,輕啟雙唇唱出:「…隨便一杯酒,隨便的溫柔,明明讓我不想再回頭,明明這裡就是天堂的入口…你愛過沒有,壓痛過胸口,卻還不鬆手…明明是盡頭卻偏想著以後…隨便一杯酒,隨便的溫柔,洗盡塵緣的污垢,明明這裡就是天堂的入口…」時,從文字的意境上或許還算美麗,但是刻意創新的曲風,讓人捉不位旋律,也讓人無法跟唱,更難以從歌聲中想見舊上海的綺麗奢華,做情歌,太無力,做主題曲,太呢喃,舒淇的豔光風情也就隨著低調旋律散盡光采了。

電影歌曲是最殘酷的考驗,二十多年前,看完《油?菜籽》、《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和《桂花巷》,主題歌已然琅琅上口了,近年來的《滿城盡帶黃金甲》和《夜宴》亦有相同功力,但是《天堂口》沒有,精心打造的音樂,飄過就無痕,那就是白忙一場了。

接下來的問題,不巧也發生在舒淇身上。《天堂口》的劇情最後,舒淇隨著情郎張震和暗戀愛慕者吳彥祖從上海逃回了朱家角,想起了以前鄉下時光,於是她卸下旗袍,穿起村姑袍子,悠然地隨著李小璐穿過巷弄里陌,決心洗盡鉛華,不再沾惹紅塵俗氣了。此時,義大利歌劇作家貝里尼的歌劇《諾瑪(Norma)》中著名的詠歎調「聖潔女神(Casta Diva)」前奏音樂就在耳邊響起。這首音樂幾年前才由王家衛用進了《2046》中,如今再度聽聞,雖然難免有招式用老的歎息,但是一首「公主徹夜未眠」也不知有多少部電影曾經擷用片段,其實也無可厚非,問題則是這樣的處理其實又是脫胎自《教父》中麥可.柯里昂避禍西西里老家,遇見明眸大眼的美麗姑娘就在三姑六婆的見証下,踩著「Speak Softly Love」的樂聲中,開始約會戀愛的模式。眼睛所見,盡是似曾相識的前輩手痕,能不歎息?

其實,錯不在舒淇,只是音樂的缺憾,全都集中在她的戲份身上,害她承擔了不少壓力,也掠奪了她的表演努力。只是,從音樂成績上來看,《天堂口》的主題曲極力創新,卻力有未逮;配樂插曲有意師法先賢,卻落得東施笑顰的結果…大家努力想進天堂,卻在天堂口翻了車,音樂替《天堂口》的成績畫下了一聲歎息。
類型:國語發行日期:2008.01

專輯歌曲 (共1首 | 0:02:19)


  • No.
    歌曲名

  • 1
    天堂口